龙门小说网 > 海上升明帝 > 第675章 迁都

第675章 迁都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星门弃宇宙夜的命名术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

龙门小说网 www.txtlm.com,最快更新海上升明帝最新章节!

    这是代善一生之痛,如今想来还耿耿于怀。

    他又望向一众儿孙,也看到了大房和二房之后,眼中却尽是厌恶之色,代善长子岳托和次子硕托都是大福晋李佳氏所生,继福晋叶赫那拉氏非常讨厌她生的兄弟俩,代善居然也视这两儿子为肉中刺。

    长子岳托与父亲同掌两红旗,战功赫赫,后来被封和硕成亲王。

    代善总欲置儿子于死地,岳托修的房子比他大,他就请命说违规逾制,还说自己的狭小,不仅要霸占儿子的新宅子,还要置儿子罪。

    后来其次子硕托跟阿敏的弟弟两人,都因不堪忍受父兄的虐待而出走失踪,弄的流言四起,说两人去投降明朝了。

    事情还没结果,做为硕托父亲的代善居然马上站出来,一口咬定,说硕托就是背叛投敌去了,他没调查,也不让人调查。

    不过呢,岳托硕托这一母同胞的兄弟俩,其实一直都是叔父皇太极的铁杆心腹,岳托与父亲同掌两红旗,掌兵部,这里面都有皇太极之功。

    所以他们爷俩关系差,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前妻儿子,也不仅是因为后妻的挑拔,这也还有权力之争。

    硕托出逃这事,后来哈尔哈赤派人调查清楚,两人没叛逃明朝,只是躲外地去了,而且也查明是因为代善、阿敏的虐待所致。

    代善对两儿子极不公平,不仅虐待,财产也给的极少,不及其它妻妾所生儿子。

    最后结果自然是强令重新分家,甚至差点让他们断绝父子关系,努尔哈赤直接把两孙子安排到自己旁边居住。

    可代善和叶赫那拉氏却不肯罢休,又向努尔哈赤说硕托跟父亲的小妾有染,要求努尔哈赤处死硕托这逆子。

    父亲不疼,可爷爷疼,努尔哈赤最终被激怒,经过一番部署,于是便有了德因泽告发代善与大妃阿巴亥有染事件。虽然表面上,努尔哈赤说自己先前留下遗言把阿巴亥百年后交给代善抚养圆场,可实际上这件事却是完全动摇代善储君之位。

    所以很快,阿巴亥被以私藏宫中首饰为名被驱逐出宫,接着宣布废除太子,将其专主之僚友、部众,尽行夺取。

    之后还封岳托为和硕成亲王,主掌兵部。

    代善失去储位,悔不当初,只得手刃叶赫那拉氏,以此向努尔哈赤表示认罪悔悟。

    努尔哈赤虽然保留了他四大贝勒之首地位,仍令他与岳托掌两红旗,却彻底失去汗位。

    其实当年这事,也不是表面这么简单,有复杂的权力斗争,岳托硕托是他前妻所生儿子,却跟四大贝勒之一的弟弟皇太极关系极近,加上努尔哈赤有意无意的搅浑水,最终还是把他废了。

    代善所谓虐待前妻子岳托、硕托,跟努尔哈赤先后废除了元配佟氏所生的褚英、代善并没什么区别。

    后来皇太极当了皇帝后,代善彻底大权旁落,这个时候皇太极反而对当年很支持他的岳托数次责罚贬降,把和硕成亲王爵位降为郡王了,正是其中微妙体现。

    岳托最后在崇祯十二年,死在攻打山东时,在济南染天花病死。

    后来皇太极驾崩,几派激烈争夺皇位。

    硕托就继续跟他父亲唱反调,不仅如此,还把他死去的三弟的儿子阿达礼也拉拢过去,一起支持多尔衮当皇帝。

    老三萨哈廉也是跟岳托一样的勐将,却也是皇太极的亲密战友,心腹密友,可惜死的早,追封和硕颖亲王。

    皇太极在他死后,对他的儿子阿达礼很看重,亲自教导,非常严格,可是阿达礼远不如其父亲,于是恨铁不成钢的经常教训,结果引的逆反。

    叔侄俩打算联合侍卫大臣,兵变造反,直接拥立多尔衮称帝,结果代善又来了出大义灭亲,终于找到弄死逆子硕托的机会,亲自带人将他们拿下,并逼迫多尔衮下旨处死他们。

    代善杀硕托,既是早厌恶此子,也是趁机借此事逼迫多尔衮,以维持当时满洲权力格局,保证自己的权势地位。

    当然,代善八子,最喜欢的是第七子满达海,只是较为年幼,早点弄死硕托这逆子,以后家族也免于内讧。

    回想这些往事,如今再看,彷佛一场空。

    老大岳托死的早,他留有七个儿子,长子早病逝,次子袭多罗贝勒,后以军功晋封多罗衍禧郡王,本来是个很有前途的孙子,结果却死在山东朱以海的手中,年仅二十四。

    只得以其和佟养性之女所生的五岁遗孤罗科铎袭多罗衍禧郡王爵。

    代善在人群中找到这个才八岁的曾孙,招了招手。

    他长的很像岳托,以前他很讨厌岳托兄弟,可如今看着这个彷佛年少时岳托样子的曾孙,他却牵着他的手对摄政叔王济尔哈朗道,“我死后,请帮我照顾他。”

    济尔哈朗看着这个老伙计,直接答道,“放心吧,”

    “我会向皇帝请求,罗科铎袭封岳托当年所封和硕成亲王之爵,分领两红旗牛录。”

    代善沉默了会,然后说了声谢谢。

    他没提硕托那逆子,硕托被杀后,留下两个儿子,被他亲自送到宁古塔流放了。

    老三有三个儿子,长子阿达礼也被他一起杀了,留下一个儿子也送去宁古塔。萨哈廉次子勒克德浑当初受牵连开除出宗室为奴,多尔衮得势后,复宗室,封贝勒,后来还加封郡王。

    可如今他被困在颍州。

    “勒克德浑,我对不住他,现在与万余将士被困颍州,还望朝廷能够发兵救援,颍州若再全军覆没,大清就要亡了。”

    其实之前代善和济尔哈朗也想过许多办法,如何救援颍州、兖州等,可不管是战还是和,救援还是突围,都失败了。

    现在颍州的勒克德浑和那一万多满汉兵,与城覆没是必然的事了。

    代善现在提出来,也没用了。

    “调关中吴三桂和湖广兵,全力救颍州,再试一次,”代善拉着济尔哈朗的手恳求。

    济尔哈朗无奈的点头,可也不过是表面做态罢了。

    “我会请求陛下加封勒克德浑为和硕颍亲王。”

    当年萨哈廉追封颍亲王,谁能想到如今他儿子却被困颍州要亡在那了,这难道真是天命注定?

    “老四!”

    谦郡王瓦克达上前,“父亲。”

    老四的能力远不如老大和老三勇勐能战,甚至都不及老二硕托,如今虽得封郡王,不过都是承他之荫罢了。

    “你带人去关中,亲自监督吴三桂出兵救援颍州,一定要把勒克德浑救出来,颍州可以失,湖广也可以弃,但关中得守住,颖州、湖广的兵也得保住。”

    老五老六也都早死,代善终于叫来最喜欢的第七子满达海,这位才二十四岁的儿子,正是叶赫那拉氏所生,虽然年轻,却被代善一直当成继承人培养。

    早早就让他分掌两红旗,甚至给他弄了个世袭的巽亲王爵位,并分管吏部,为辅政王之一。

    “我死后,好好听郑亲王之话,协助郑亲王管好吏部,辅左陛下,我的财产,分为两份,一份归你,另一份则由你几房兄弟侄儿们分。”

    八子祜塞,也在前年战死山东,朝廷追封为惠顺亲王,由其嫡次子袭爵,可去年又战死山东,爵位由三子杰书承袭,赐号康郡王。代善招来这几岁的孙子,最后也只是一声长叹。

    “郑亲王,若救回颍州之兵,便把湖广之兵都撤入关中山西,”

    “迁都吧。”

    “迁往燕山以北的承德,或是迁往大同、太原,都行,北京无险可守,也守不住的。迁都守险,也许还能东山再起!”

    说完,代善带着遗憾死去,双眼大睁,难以闭合。

    摄政叔王济尔哈朗看着这位堂兄弟逝去,却没有半点高兴,虽然他们也暗里较劲,可如今形势,代善的逝去,无疑是朝廷的巨大损失。

    国事更加艰难了。

    虽然从现在起,他就是唯一的摄政叔王了,可又如何,这大清也不知道还能再坚持几天。

    不过他觉得代善临死前的最后一条迁都建议,还是比较有道理的。

    事到如今,也只能迁都暂避了。

    至于救颍州,他已经不抱半分希望,也不愿意再往那坑里填兵了,而且现在也无兵可填,土国宝马国柱都已经打到保定城下了,再不迁都就要打北京保卫战了,哪还有兵去救颍州。

    吴三桂此时镇守关中,手中还有一支兵马,可现在朝廷已经调不动他了。

    安慰了代善的妻妾子孙们,济尔哈朗心情沉重的回到了宫中,向少年天子禀报代善已逝的消息,并拿出了代善提前让人拟好的遗表,以及他刚拟好的一道奏表。

    “加封代善长房曾孙罗科铎为和硕成亲王,加封三房孙勒克德浑为和硕颍亲王,加封四子瓦克达谦亲王,代善礼亲王爵位按其遗愿,由其第七子巽亲王满达海承袭,仍封和硕礼亲王,八房孙杰书晋封康亲王,皆世袭罔替。

    正红旗由和硕礼亲王满达海为旗主,镶红旗由和硕颍亲王勒克德浑为旗主,和硕成亲王罗科铎、谦亲王瓦克达、康亲王杰书各分领镶白旗十牛录为小旗主。”

    “满达海依然为辅政王,仍领吏部。”

    六岁继位的顺治,此时也不过十一岁,在母亲圣母皇太后被逼自尽后,他完全就是个傀儡皇帝,凡百事皆先启摄政王,朝廷事务都是由摄政王和辅政王等决策,重大事务则由王大臣会议商议,没有亲政的小皇帝,连题本奏章都接触不到,甚至身边的侍卫大臣们都不是自己人。

    名义上,顺治直接统领两黄旗,可也不过是名义上而已。

    代善去世,小皇帝没有半点悲伤,反而心里有些高兴,终于又死了个摄政王。

    他望着济尔哈郎,什么时候他也死了才好。

    “陛下,礼亲王临终前遗言,请求迁都,臣也以为如今确实到了不得不迁都之时,还请陛下还于盛京旧都,巡狩关外!”

本站推荐:修罗天帝逆天邪神伏天氏元龙毒医娘亲萌宝宝万古神帝万古神帝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牧神记

海上升明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龙门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海上升明帝最新章节